<p id="vxlbv"><cite id="vxlbv"><pre id="vxlbv"></pre></cite></p>

    <big id="vxlbv"><address id="vxlbv"><form id="vxlbv"></form></address></big>
    <listing id="vxlbv"></listing><menuitem id="vxlbv"><pre id="vxlbv"></pre></menuitem>

    <sub id="vxlbv"><thead id="vxlbv"><th id="vxlbv"></th></thead></sub>

    <pre id="vxlbv"></pre>

    <meter id="vxlbv"><big id="vxlbv"></big></meter>
      <cite id="vxlbv"><sub id="vxlbv"></sub></cite>
      <p id="vxlbv"></p>
      高校人才網—國內訪問量、信息量領先的高層次人才需求信息平臺。
      當前位置:高校人才網>求職資訊>新聞關注>

      過于強調“就業率”會犧牲教育質量“生命線”

      時間:2021年08月25日 作者:張曉報 來源: 中國科學報

       

      時下,雖然高校畢業生早已離校,然而很多高校以及地方政府還在為大學生就業操心——近期,一些地方相繼出臺促進高校畢業生就業的政策,高校更是想盡各種辦法提升就業率,甚至采取諸如勸說畢業生委托熟人簽字蓋章、簽訂虛假就業協議等非正常手段“提升”就業率。

      推動高校畢業生就業對于釋放高等教育社會功能、促進經濟發展以及維護社會穩定無疑是必要的。然而,從長遠看,高校為提升就業率而進一步違反學術邏輯提升畢業率的做法,對人才培養質量將造成致命的傷害。

      過于強調畢業率或有損教育質量

      嚴格來說,畢業率與就業率并不相同,但現實中卻高度相關。一所畢業率低的高校很難有良好的就業率表現。因此,就業率在相當程度上會倒逼畢業率。而且,受到傳統計劃經濟體制和精英高等教育時代的影響,我國高校入學人數、畢業人數、就業人數三者具有高度一致性。時至今日,維護這種一致性已經形成了某種路徑依賴。

      根據廈門大學教授鄔大光等人所做的統計,近十年來,中美兩國高校的本科畢業率呈現不同趨勢。美國四年制高校本科畢業率整體偏低且增長趨勢不明顯,不同類型高校本科畢業率分布區間在30%~60%之間;我國高校本科四年畢業率和學位授予率則普遍較高且保持持續增長趨勢,不同類型高校間的差異不大,本科畢業率多在90%以上。

      由此可見,畢業率與高教質量的相關性在中美的表現截然不同——人們普遍認為美國高教質量相對較高,然而美國高校本科畢業率卻低;我國高教質量相對較低,但本科畢業率卻高。從科學角度而言,這無疑是不合理的。

      據此規律,可以說太過強調畢業率,某種程度上會犧牲教育質量這一“生命線”。雖然短時間內呈現畢業和就業結果的“喜人”景象,但長遠看,當高校失守底線,且“底牌”為非畢業年級學生所知曉時,這種因過度追求畢業率而導致的“放水”將成為高校人才培養的“軟肋”,導致部分學生抱持無所謂的學習態度。長此以往,將形成“就業率高壓—高畢業率追求—培養放水—社會不信任—就業難—就業率高壓”的惡性循環。

      就業率高壓倒逼高校追逐高畢業率

      從學術標準角度看,本科畢業率主要取決于大學教師的學術要求和學生的努力程度。學生要畢業,要么自身努力,要么高校和教師放低學術要求,使他們變相達到畢業標準。而前者帶來的結果必然是部分學生無法畢業,也就無法以高校畢業生身份就業。

      因此,為了保證高畢業率,一些高校甚至不顧學術標準,通過“清考”等途徑讓部分學生通過考試。雖然現在很多高校取消了“清考”,但只要就業率的考核高壓存在,其對畢業率的倒逼作用就將一直持續,這也就很難避免某些高校將“清考”的關口前移,導致原本需通過“清考”才能畢業的學生,在學期考試中就得到“消化”。

      不僅如此,一些高校還把專業存續與該專業的就業率掛鉤,導致其砍掉了若干就業情況不佳的基礎學科專業,這無疑是辦學觀念的扭曲和錯位。

      當然,我們不能把畢業率過高都歸因于就業率的考核壓力。一些高校為了顯示本校人才培養質量高或者“不差”,也可能在畢業率上做文章。換言之,對于失真的畢業率和就業率,高校自身亦有責任。在各種壓力和誘惑面前,不少高校自我放逐,失了學術原則,沒了學術底線。

      就業率統計須正視新變化

      面對當前沉重的就業壓力,以及把就業率作為硬性要求和評價指標給高校帶來的負面影響,未來我們該如何應對?

      首先,高校雖然擔負著培養高級專門人才的重任,但辦學規模的擴張并不意味著質量和效益增長,走內涵式發展道路是我國高等教育發展的必由之路。

      因此,從戰略角度而言,我們應把如何更有利于立德樹人、建設教育強國作為處理就業率問題的根本出發點。這意味著高校應把關注點放在更基礎和長遠的人才培養質量上,也意味著不為一時的就業而把人才培養質量置于次要位置。

      其次,要充分認識到新時代大學生就業的特殊性,延長就業率考核周期。當前,大學生就業的一個重要特征就是“慢就業”——某些大學生畢業后既不打算馬上就業,也不打算繼續深造,而是暫時選擇游學、支教或創業考察,慢慢考慮人生道路。特別是對于新時期大學生而言,他們的選擇意識大大提高,已經從單純的就業向高質量就業轉變。

      面對這種截然不同的現實,教育主管部門應放松心態,并改革過去的考核方式,放寬就業率考核周期,如放寬到大學生畢業半年乃至一年后,而不是以初次就業率評價高校的就業工作,從而給予學生更為充分的找工作時間,也給高校提供更為寬松的工作空間。

      第三,要舒緩高校就業職能,更加關注高校“就業力”的培養。嚴格而言,高校根本職能是人才培養,履行的主要是高等教育的個體功能,即促進人的發展。理論上,就業并不是其職能。而當高校培養的人參與社會生產、生活,進而影響社會的存在和發展時,就形成了高等教育的社會功能。相比之下,個體功能是本體功能,社會功能是派生功能,而后者發揮得如何,直接取決于前者的履行狀況。因此,高校重在提高人才培養質量和水平,充分實現學生的發展。

      從比較視域而言,國外一般把就業率看作政府和社會的責任,而把畢業率看作學校的責任。對比之下,我國要求高校做好就業工作,實際上是在畢業生逐年增加、就業壓力嚴峻狀況下,不得已而為之的做法。

      因此,隨著“慢就業”等現象的出現,教育主管部門不妨考慮適當舒緩高校就業職能,將重點放在考查其對于學生“就業力”的培養上,即在就業難時代,高校要有提升學生“就業力”意識,并將其落實到人才培養過程中。這才是高校應該履行的主要職責,也是當前高?朔瞬排囵B與社會需求脫節短板的必由之路。

      (作者系湖南科技大學教育學院副教授;本文系國家社會科學基金教育學青年課題“世界一流大學跨學科人才培養機制研究”〈項目編號:CIA200268〉階段性成果)

      《中國科學報》(2021-08-247版視點)

      來源:

      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21/8/364847.shtm

       

      更多資訊!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高校人才網官方微信(微信號:Gaoxiaojob)。

      推薦信息
      熱點信息